黃華勇

聯系我們

姓名:黃華勇
手機:13922525808
郵箱:13922525808@163.com
證号:14401201710439672
律所:廣東廣和(廣州)律師事務所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東風中路418号華以泰大廈1203單元

首頁: 律師文集 > 刑事案例> 正文

刑事案例

表見代理的認定和無權代理人之法律責任

來源:廣州刑事律師   網址:http://zhongte60798.cn/   時間:2017/1/28 14:50:13

          一、問題的提出

  民商事糾紛疑似犯罪或涉及犯罪案件,這是當前民商事審判中的一個難點,在罪與非罪之間,往往頗費躊躇。在無權代理人的行為構成犯罪的情況下,表見代理的認定和無權代理人法律責任的承擔即是其中一個頗為複雜的問題。以下試舉一例加以分析。

  徐某與家天下房地産經紀有限公司簽訂合作協議,約定徐某挂靠家天下公司成立第一分公司,從事房産中介業務,合作期限3個月。合作期間,徐某私刻了家天下公司的業務專用章和現金收訖章。合作期限屆滿後,徐某仍以家天下公司名義繼續從事經營。2003年1月8日,徐某以家天下公司名義與房主蔡某簽訂了某處房産銷售委托代理協議,同年1月18日,徐某又以家天下公司名義與華某簽訂了代辦購房協議,約定華某以19萬元的價格購買蔡某房屋産權,徐某在兩份協議中都加蓋了由其私刻的家天下公司業務專用章。協議簽訂後華某向徐某交納定金1.5萬元、首付款5.5萬元,徐某出具了蓋有其私刻的家天下公司現金收訖章的收款收據。徐某将上述款項部分用于個人還債,其餘揮霍一空。徐某案發後被法院以合同詐騙罪定罪判刑,華某遂以徐某行為構成表見代理為由,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家天下公司承擔違約責任。家天下公司認為徐某的行為構成合同詐騙罪,而不是表見代理,華某所遭受的損失應由徐某承擔。

  本案的特别之處在于,在華某向家天下公司提起民事訴訟前,無權代理人徐某已經因合同詐騙罪被定罪判刑。有人提出,由于徐某的行為已構成犯罪,故不必從表見代理構成要件出發考慮其行為是否構成表見代理,法院應以徐某行為已構成犯罪從而不可能再同時構成表見代理為由,直接裁定駁回華某對家天下公司的起訴,華某作為徐某犯罪行為的受害人,可向徐某提起附帶民事訴訟。就處理本案而言,該思路無疑是可行的,但也由此引申出一個值得探讨的問題,即:在無權代理人的行為構成犯罪的情況下,由其與相對人實施的行為是否不可能再構成表見代理,反言之,在造成本人權益受到損害的表見代理中,由本人向善意相對人承擔民事責任後,無權代理人應當承擔何種法律責任,是否必然排斥刑事責任。

二、表見代理的認定

  表見代理,是指本屬于無權代理,但因本人(被代理人)與無權代理人之間的關系具有授予代理權的表象,足以使相對人相信無權代理人有代理權,相對人基于此項信賴與無權代理人進行交易,由此産生的法律效果由法律強制本人承擔。

       

       

  本案中,徐某通過合同約定,挂靠家天下公司成立分公司從事經營活動,但在與華某訂約時挂靠合作協議已屆期滿,屬于曾經具有代理權但已經終止而無代理權的情形。相對人華某與徐某訂立代辦購房協議前,在徐某經營場所核對了公司名稱,見到了營業執照複印件和業務專用章,此前徐某也确實以家天下分公司名義經營近半年,這些情況應當成為華某相信徐某具有家天下公司代理權的正當理由。但是,事實上,徐某交華某查看的營業執照複印件和業務專用章均未經家天下公司許可,系徐某擅自複印留存和私刻僞造,華某與徐某簽訂代辦購房協議固然是其真實意思表示,但依一般人之注意義務,在交易時查看對方營業執照原件為常識,營業執照包括正本和副本亦為一般人所知悉。華某發現徐某提供的營業執照是複印件,也曾表示懷疑,但在看到徐某提供的業務專用章後即打消了顧慮,應屬疏于注意,在未能識破徐某不具有代理權方面存在過失。因此,徐某的行為不完全具備表見代理的構成要件,不能構成表見代理,而屬于狹義無權代理,根據我國合同法第四十八條的規定,在被代理人不予追認的情況下,對家天下公司不發生法律效力,應由行為人徐某承擔責任。

  三、無權代理人的法律責任

  一般認為,在害及本人利益的表見代理中,由于無權代理人擅自以本人的名義為民事行為,造成本人損害,如果善意相對人未撤銷其行為,而主張表見代理的,本人在承擔表見代理的法律效果後,獲得向無權代理人追償的權利。這在民事責任中屬于一般侵權責任,适用我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七條的規定。如果對于本人的損失,無權代理人與本人都有過錯,則按雙方過錯的性質和程度分擔損失。

  但當前越來越多的表見代理案例表明,無權代理人借代理之名行侵占财物之實的情形屢見不鮮。在本人依表見代理向善意相對人為給付後,再按照侵權之債向無權代理人主張權利時,無權代理人往往已将以本人名義從善意相對人處取得的财物揮霍一空,從而沒有償還能力,本人因此蒙受損失。表見代理制度對本人不利的一面由此可見一斑。法律設立表見代理制度,雖多少于本人有所不利,但可以維護交易安全,也有利于代理制度的實行。對于表見代理制度,我們在司法實踐中,應結合其他法律制度加以完善,盡可能趨利避害,最大限度地實現公平正義。在構成表見代理的無權代理行為中,無權代理人惡意借代理之名行侵占财物之實,如果善意相對人堅持主張按表見代理處理,本人承擔民事責任後,對于無權代理人,其行為符合我國刑法第二百七十條關于侵占罪的構成要件的,本人作為受害人,可以根據我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的規定,以侵占罪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訴,并可提起附帶民事訴訟。

       

       

  侵占罪是指将代為保管的他人财物非法占為己有,數額較大,拒不退還的行為。無權代理人惡意借代理之名行侵占财物之實的行為完全符合侵占罪的構成要件。首先,從主體要件看,侵占罪屬于身份犯,其犯罪主體必須是他人财物的代為保管者或占有者。表見代理中無權代理人以本人名義向相對人為意思表示,或者受領相對人的意思表示,為本人實施民事行為,其效力直接及于本人。如果無權代理人依表見代理行為從相對人處獲取财物,無權代理人對該财物不是所有者而是代為保管者或暫時占有者,符合侵占罪主體要件。其次,從客觀要件看,侵占罪在客觀方面表現為将代為保管的他人财物非法占為己有,數額較大,拒不退還的行為。這裡的“他人”不限于公民個人。代為保管的原因包括代理等民事行為所導緻的對他人财物的合法持有。無權代理人不按法律關于代理行為的規定将代為保管的數額較大的财物交與本人,而非法占為己有,符合本罪的客觀要件。第三,從主觀要件看,表現為故意,即明知是代為保管的他人财物而非法占為己有。無權代理人惡意借代理之名行侵占财物之實,主觀方面表現為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符合本罪主觀要件。此外,由于侵占罪适用告訴的才處理,故将無權代理人惡意借代理之名行侵占财物之實的行為作為侵占罪處理,亦不違反刑法謙抑性的精神,訴訟是否啟動取決于本人的意願,這對衡平表見代理中本人的利益也是公平的。

  假設本案相對人華某在與無權代理人徐某交易前,盡了一般交易人的注意義務,查看的是營業執照副本原件,徐某的行為構成表見代理,那麼在華某向家天下公司提起民事訴訟時,家天下公司應作為表見代理中的本人承擔表見代理行為的法律效果。因為本案中,徐某與華某及蔡某之間分别存在合同關系,而與家天下公司的合作協議已經屆滿,如果認定徐某的行為構成合同詐騙罪,犯罪行為的受害人隻能是華某或蔡某,在假設華某作為善意相對人與無權代理人徐某的行為構成表見代理的情況下,該同一行為不可能再同時構成合同詐騙罪。

  如上所述,如果法院依本人所請,對無權代理人以侵占罪定罪量刑,同時又認定其無權代理行為構成表見代理,是否會自相矛盾。該疑問實際上是混淆了無權代理人與本人及善意相對人三者之間的關系、對無權代理人先後實施的兩個行為未作區分所緻。無權代理人以代理為名行侵占之實的行為,實際上是把表見代理情形下應當歸屬本人的、由無權代理人以本人名義從善意相對人處獲得的财物據為己有,拒不交與本人,該行為由無權代理人實施,侵害對象是應屬本人的合法财物,行為的受害人為本人,且該行為發生在表見代理之後,與表見代理行為并非同一行為,既為兩個行為,分屬兩種不同性質,便不足為怪。所以,在無權代理人的行為構成表見代理的情況下,同時認定無權代理人侵占本人财物的行為構成犯罪,并不矛盾。

       

       

  而在本案中,由于徐某的行為本不構成表見代理,事後又未獲得家天下公司的追認,華某的損失自應由行為人徐某承擔,與家天下公司無涉。在華某提起的民事訴訟中,法院最終駁回華某的起訴是正确的。

       

電話聯系

  • 13922525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