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華勇

聯系我們

姓名:黃華勇
手機:13922525808
郵箱:13922525808@163.com
證号:14401201710439672
律所:廣東廣和(廣州)律師事務所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東風中路418号華以泰大廈1203單元

首頁: 律師文集 > 取保候審> 正文

取保候審

為什麼律師人身權得不到保障

來源:廣州刑事律師   網址:http://zhongte60798.cn/   時間:2017/2/9 14:45:31

   核心内容:分析律師權利保障不足存在諸多表現,其原因也是多方面的。曆史原因、司法執法、律師自身的文化素質等諸多因素均可能導緻律師權利保障不足。那麼下文将會詳細分析。

   1.我國曆史原因

   律師制度根基不牢,底氣不足。在中國曆史長河中,由于幾千年的儒家思想固化的封建統治,律師(原稱“訟師”)被視為是民風澆灌的罪魁禍首,被曆朝統治者以維護“社會的穩定”為由而加以排斥,自然,律師也就在公衆中留下了“訟棍”、“嘩徒”等惡名。中國現代文明發展的今天,律師業已不再是禁止之業。但是,盡管新中國成立後政府十分重視司法制度的建設,律師業真正的長足發展始于八十年代。但由于律師職業是在前述的傳統文化背景影響下孕生的,存在先天不足之因素,中國律師就不可能奢求當權者和公衆在短時間内能形成律師是“正義化身”的認識,加之律師業自身存在的諸如執業誠信等問題,使人們的意識停留在律師就是“鑽政策、法律空子”的人,“替壞人說話”、“誰有錢替誰說話”的人,有些人甚至把對犯罪分子的憎恨轉嫁到辯護律師身上。還有些委托人也認為,律師就應當按照自己的要求提供服務,一旦律師不能滿足要求或未能達到他的期望,便轉而對律師産生怨恨,甚至可能對律師采取過激行為

   2.律師社會地位低下

   中國是一個封建傳統較長的國家,官本位思想根深蒂固。尊重一個人往往是建立在對這個人所具有的政治地位的尊重基礎之上的。律師沒有與司法機關同等的國家強制力作後盾,一旦發生合法權益遭受侵害的案件,由于受地方保護思想等因素影響,又沒有強有力的機構出面解決,緻使這類案件難以得到及時、公正的處理,這從某種意義上助長了侵害律師權益的行為。律師作為精通法律的專門人才,在法治國家應該是法官、政治家的主要來源。在美國,有三分之一的總統、三分之二的國會議員是有律師職業經曆者,法官則基本上全部來源于優秀律師。然而,在中國一旦一個公民選擇了律師職業,便意味着喪失了其他擇業機會,包括從政機會。這是因為法律給律師的定位隻是提供法律服務的個體公民,不允許律師擔任公職。盡管天天講依法行政,卻很少有政府行政機關聘請律師擔任法律顧問。律師參與相關立法的就更少。就連律師的所謂“娘家”——律師協會,其成員多數也不是律師,僅有幾位律師在那裡挂閑職。律師參政議政的機會也極少。各地除了極少數律師被作為“花瓶”選為人大、政協代表有機會參政、議政外,絕大多數律師沒有這樣的機會。即使是這些有幸被選去參政議政的律師代表,也不是由律師群體推選的,大多都是由民主黨派推薦。因為在人大和政協中根本就沒有律師界别。從某種意義上,說中國律師是弱勢群體一點也不為過。

   3.司法不公、效率低下制約着律師業的健康發展

   我國律師的權利具有很大的依附性。其特點就是被動、消極。其所尋求的所有權利都歸為一點,那就是請求:請求取保候審、請求會見、請求調查、請求裁判等。所有的請求能夠産生作用的途徑隻有一個,即獲得其它權力尤其是審判權的肯定與支持。這種權利的依附性質,決定了律師執業對司法公正的依賴性最深最強。因此,律師敬畏法官,千方百計讨好法官。武漢中院司法腐敗案中牽涉到44名律師,令人深思。筆者認為律師行賄法官,并非完全心甘情願。而是司法環境使然,甚至說“逼良為娟”也不為過。即使個别律師心懷巨測,如果法官秉承正義,他們的口的就無法實現。在司法實踐中,司法不公、法官辦人情案,枉法裁判的現象普遍存在。“大蓋帽兩頭翹,吃完原告吃被告”,“打官司就是打關系”等民謠反映的正是這一問題。加之法院辦案效率低下,執行難等一系列問題的存在,使普通公民對法律和律師産生信任危機。我國目前還沒有形成法律職業共同體制度,司法人員和律師來自不同階層,缺乏共同的法律素養,部分司法人員把律師看成“異己”,而不是法制的組成部分,對律師存有偏見和反感,一旦與律師發生意見分歧,就倚仗手中公權,玩弄“衙門”作風,動辄壓制、責難、訓斥,甚至直接侵犯律師的人身權。當前,司法改革正緊鑼密鼓地進行,律師們對這一關系自身命運的改革十分關注,前景如何,律師們正拭口以待。

   4.律師不享有刑事豁免權

   律師辯護刑事豁免權是指刑事訴訟過程中辯護律師在法庭上的言論和向法庭提交的文件、材料不受法律追究的權利。刑事辯護中的刑事豁免權是為保障辯護律師獨立行使辯護權,在毫無保留和顧忌的情況下為委托人提供法律意見、展開辯論,保證律師正常履行職業的必要設置,刑事辯護的國際标準将其作為律師執業的基本權利之一。律師對于其發表的書面或口頭的辯護言論應享有民事或刑事豁免權。縱觀國際社會,許多法制較健全的國家,都設有律師刑事豁免權制度。但我國對此并無明确法律規定 。

電話聯系

  • 13922525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