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華勇

聯系我們

姓名:黃華勇
手機:13922525808
郵箱:13922525808@163.com
證号:14401201710439672
律所:廣東廣和(廣州)律師事務所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東風中路418号華以泰大廈1203單元

首頁: 律師文集 > 無罪辯護> 正文

無罪辯護

吳英案重審不開庭或獲死緩業界稱換律師破僵局

來源:廣州刑事律師   網址:http://zhongte60798.cn/   時間:2017/1/10 14:52:23

《華夏時報》9日獲悉,吳英案重審将不再開庭。法律界業内人士分析,此案料将很快宣判。對于判決結果,吳英案二審辯護律師、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楊照東認為,十有八九為死緩。

   因不滿吳英案突然更換律師而四處奔走的吳英父親吳永正10日表示,他堅持認為吳英無罪,他已決定為吳英再聘請一位代理人,并已經向浙江省高院遞交申請。

   新律師短信稱重審不開庭

   9日,吳英妹妹吳玲玲收到吳英委托的律師吳謙發來的手機短信,内容是:“接省高院通知,重審不準備開庭。”

   《華夏時報》記者10日緻電吳謙,電話無人接聽。以短信詢問“是否已經向省高院提交書面辯護意見”,至發稿時未收到回複。

   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主任王才亮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定,最高院經複核認為,被告人吳英集資詐騙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确實、充分,一審判決、二審裁定定性準确,審判程序合法。綜合全案考慮,對吳英判處死刑,可不立即執行。

   “從上述文字表述可以看出,浙江省高院極有可能判處吳英死緩。這樣做的好處是,既維持了最高院的權威,又避免引起其他不必要的争議。”王才亮分析,雖然不排除浙江省高院給予無期徒刑或15年有期徒刑的可能,但這種概率較低。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複核死刑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第九條規定,發回第二審人民法院重新審判的案件,第二審人民法院可以直接改判;必須通過開庭審理查清事實、核實證據的,或者必須通過開庭審理糾正原審程序違法的,應當開庭審理。

   “結合上述規定和最高院關于吳英案一、二審的評價,浙江省高院确實可以不開庭而直接改判,這符合法律。”王才亮指出,吳英案重審可能以書面審理方式進行,由新的辯護律師提出書面辯護意見,重新組建的合議庭給出判決結果。“不排除判決書已經寫好,近日直接到看守所宣布結果的可能。”

   吳英案二審辯護律師楊照東也認為,根據最高院裁定的表述,重審判決十有八九為死緩。從法律上而言,吳英還有申訴的權利,但她是否會行使申訴權目前尚難預料。楊照東說,從吳英更換律師分析,他傾向于吳英會放棄申訴。

   一位接近浙江省高院的人士向本報透露,最高院裁定書的内容與新聞通稿内容差不多,最高院認為集資詐騙罪是成立的,隻是判得過重。他并透露,吳英案重審判決結果可能會出乎外界意料,為無期徒刑。至于不讓律師會見吳英的問題,這位人士表示,二審裁定後,案件管轄權即移交給最高院了,是否準予會見,應問最高院。

   11日記者就此向浙江省高院求證,相關人士以“目前沒有可以提供的消息”作回應。

   換律師打破僵局

   吳英在案件重審階段突換律師後,外界一直懷疑其受外界壓力所緻。不過也有法律界人士指出,此前的無罪辯護雖有其理由,但無罪與死刑的距離太遠,執行有罪從輕的辯護方向,有利于變對抗為合作。吳英更換律師不排除有此想法,而且,她有權改請律師,而不需要任何人批準。

   全國優秀律師王亞林認為,按照現行法律規定,吳英有權拒絕其家人安排的律師。化解當前社會質疑的最好辦法是,建議由浙江省高院安排吳英父親與吳英見面溝通。

   8日,吳永正專程前往浙江省高院。在立案庭,他獲悉吳英重審案被編為《2012浙刑(二)重字第1号》,承辦人為二審時的主審法官金子明,此案審理時限還有35天,即6月13日前出判決結果。

   吳永正希望面見承辦人金子明法官,但被告知金在外出差。吳永正當天向浙江省高院提交了委托蔺文财作為重審案代理人的申請。曾代理過“趙樹海冤案”的“中國民告官網”創建人蔺文财表示,吳英當前隻委托了吳謙律師一人,而浙江省高院沒有規定隻能委托一位代理人,因此家屬有權委托另一位代理人。

   對于另請代理人一事,吳永正說,雖然無法改變吳英的選擇,但吳謙的表現令人失望。作為吳英的家人,他多次緻電吳謙,甚至直接前往其所在的律所,希望見面溝通,但對方一直拒絕接聽電話或見面。蔺文财認為,吳謙不應該回避吳永正,而應與家屬配合,做好辯護工作。

   王才亮表示,吳謙有執業的權利,但她有義務告知吳父更換律師的實情以及她和吳英新商量的辯護方案。“作為法律人,我認為吳英更換律師也并非不無道理,至少有利于打破無罪辯護對抗死刑判決的僵局。”

   本色集團原法律顧問、浙江澤大律師事務所朱衛紅律師雖然不願再提此事,但在本報記者再三地追問下表示,一、二審法院判定吳英死刑,最高法院認定集資詐騙罪事實清楚,證據确實充分,而此前的辯護律師卻一直作無罪辯護,可見這其中分歧巨大。“難道說一、二審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法官都不懂法?”

   王才亮同意上述觀點。他認為,吳英的行為确實違反了現行法律和司法解釋的規定。最高院的裁定雖不核準死刑,但認為集資詐騙罪事實清楚、證據充分,因此作從輕辯護是客觀現實的選擇。更換律師有利于緩和辯方與檢、法兩家的對立狀态,有利法院充分地考慮被告人的實際情況,作出輕判。

   處于輿論漩渦的原辯護律師、京都律師事務所張雁峰表示,從他們掌握的情況看,作無罪辯護是有事實和證據支持的。“事實上,我們在作無罪辯護的同時,也表達了即使有罪,也應從輕判處的意見。”



本文來源:華夏時報


     (責任編輯:法律168網馬雲工作QQ:402098463)

電話聯系

  • 13922525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