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華勇

聯系我們

姓名:黃華勇
手機:13922525808
郵箱:13922525808@163.com
證号:14401201710439672
律所:廣東廣和(廣州)律師事務所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東風中路418号華以泰大廈1203單元

首頁: 律師文集 > 貪污犯罪> 正文

貪污犯罪

公款浪費入罪引激辯你怎麼看?

來源:廣州刑事律師   網址:http://zhongte60798.cn/   時間:2016/12/17 14:51:43

  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黨政機關厲行節約反對浪費條例》,從機關經費管理、因公差旅、公務用車等多個方面,對防止黨政機關的公款浪費行為作了系統的制度規定,其中諸多規定讓人眼前一亮。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對90170名網友進行的調查顯示,97.8%受訪者支持将公款浪費行為立法論罪(12月17日《中國青年報》)。

  正方:入罪正當其時

  長期以來,揮霍浪費公款現象愈演愈烈,屢禁不止。有資料表明,我國行政開支中僅公款吃喝、公費出國、公車開支的“三公”消費就高達9000億元,占2012年全國稅收近10%。之所以造成這種現狀,據說是因為“法無明文不為罪”。官員普遍存在着這樣一種悖論:把公款放到自己的腰包裡那才是犯罪,而把公款吃了喝了玩了隻不過是違紀而已。紀監、檢察機關對此往往也是束手無策,無所作為。

 

  人們因此呼籲公款浪費入罪。此前黑龍江大學黨委書記楊震代表建議,為規範公款浪費行為,應在刑法中增設揮霍國有資産罪。楊震介紹,我國現行刑法對國有資産的保護主要有兩項罪名,一是貪污罪,二是私分國有資産罪。但在實踐中還存在介于此兩種行為之間的行為:即大肆揮霍國有資産,有的一頓飯就能吃掉幾萬元甚至更多。行為人既沒有貪污也沒有私分,但公款浪費,花的是納稅人的錢,實際上是在耗費民财,制造不公,使稅負增加,民衆福利下降。此行為的社會危害性大,有必要用刑事手段進行規範。為此,楊震建議,對于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違反國家規定肆意揮霍國家資産,數額較大的,以揮霍國有資産罪論處。

 

  近些年來,很多人大代表、專家學者也提出,希望通過追究刑責,對揮霍浪費公款行為産生巨大的震懾作用。雖說,對數額巨大的揮霍浪費公款是定性為貪污犯罪,還是在刑法中新增罪名仍可探讨,但将揮霍浪費公款的行為由紀律處分升格為刑法懲罰,并非沒有必要。

  君不見,現實生活中,相當一部分官員都信奉“公家的錢隻要不裝進自己口袋,怎麼花都不怕”的揮霍準則,将大量公共财富化為烏有,如此糟蹋公共财富造成的社會後果,并不在貪污受賄之下,對公款揮霍懲罰不力,已成為法律上的一個缺陷。給揮霍浪費公款者“上刑”,無疑是司法實踐上的一次重大突破,不僅能夠有效震懾揮霍公款的違法犯罪行為,更能赢得廣大人民群衆的擁護和支持。

  反方:還是要慎重

  我認為,從法治的角度來看,公款浪費入罪當慎重。

  正如某些論者所指出的那樣,粗線條的法規,不應該過度介入“細膩”的生活細節。公款吃喝浪費固然可恨,也很有必要予以打擊,但将其一律認定為刑事犯罪卻太過了,在現實中也很難操作。

  首先,浪費的标準不容易明确。在現實的公務接待中,什麼樣叫浪費,浪費到什麼程度才構成犯罪?很難界定。

  其次,治理公款浪費,缺的不是制度,也不是刑罰,而是制度的有效執行。在現有的制度框架内,免職、降級、開除等黨政紀處分,隻要能得到嚴格執行,足以讓貪吃揮霍、浪費公款的官員望而卻步,足以讓浪費公款的人付出足夠的代價,何必用刑罰呢?

  最後,還要考慮到我國的特殊國情和文化傳統。公款吃喝浪費行為必須堅決反對,但客觀地說,這在我國官場上有着源遠流長的傳統。任何一種淪為社會現象的問題,其産生肯定有其“問題之流”與“問題之源”的兩大方面,光治“流”而不治“源”,必然是治理時清澈,治理過後又恢複污濁。“重刑化”隻能幹預“問題之流”,卻不能對“問題之源”産生根本性作用,不從“問題之源”處下手,問題又會換一馬甲卷土重來。

  嚴刑峻法,絕非法治文明的體現,更不是解決社會問題的靈丹妙藥。刑罰不是萬能的,以之懲治犯罪,是調整社會關系的最後手段,能少使用就應盡量少使用,謂之謙抑。凡是适用其他制度或法規足以抑制某種違法行為,就不要将其入罪;凡是使用較輕的處罰就足以達到目的時,就不要規定較重的制裁方法。近年來,我國重刑主義有所擡頭,一遇難題,先想刑法。動不動就呼籲立法,呼籲重刑。正因如此,才會有人建議設立“見死不救罪”、“闖紅燈罪”、“襲警罪”、“包二奶罪”等罪名。這種依靠重刑來治國的思路,恰恰是管理短視的表現,是法治的倒退。

電話聯系

  • 13922525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