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華勇

聯系我們

姓名:黃華勇
手機:13922525808
郵箱:13922525808@163.com
證号:14401201710439672
律所:廣東廣和(廣州)律師事務所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東風中路418号華以泰大廈1203單元

首頁: 律師文集 > 刑事辯護> 正文

刑事辯護

偵查階段律師辯護制度立法的三大疑難問題管見

來源:廣州刑事律師   網址:http://zhongte60798.cn/   時間:2017/1/16 14:46:29

【正文】 中外刑事司法經驗證明,偵查階段既是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權益最容易受到侵犯的階段,也是犯罪嫌疑人最需要律師幫助的階段。我國1996年《刑事訴訟法》雖然允許律師在偵查階段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幫助,但出于對偵查需要的優先考慮以及對律師職業群體的不信任等多種原因,《刑事訴訟法》第96條又對偵查階段的律師介入進行了嚴格的限制。在司法實踐中,偵查機關對律師介入偵查程序比較普遍地帶有“敵視”情緒,已經進入偵查程序的律師在依法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幫助時,也往往受到偵查機關的種種限制或者刁難,有的甚至被違法拘捕或定罪判刑。[1]因而各地律師普遍抱怨:刑事辯護有幾“難”(如會見難、申請取保候審難、閱卷難、調查取證難等),最難莫過于偵查階段;律師代理有風險,最大的風險源于偵查機關。針對這一局面,學術界和律師界對偵查機關的一些做法提出了嚴厲的批評,并且一緻要求進一步完善偵查階段律師辯護制度的有關立法。如果說,下一次修改《刑事訴訟法》的重點之一是律師辯護制度,那麼偵查階段的律師辯護問題将是“重中之重”。 完善偵查階段律師辯護制度的立法,涉及偵查權力的重新配置、犯罪嫌疑人和辯護律師權利的擴大、司法權力的适度介入、證據規則的修改等諸多方面的問題,其核心在于尋求偵查需要與辯護權保障之間的合理平衡。限于篇幅,本文僅從擴大辯護律師權利的角度,就偵查階段律師與犯罪嫌疑人的會見交流權、調查取證權以及偵查訊問時的在場權三個疑難問題,結合2008年6月1日起實施的新《律師法》的有關規定,略陳管見。 一、會見交流權疑難問題與解決 偵查階段律師的會見交流權,是指辯護律師與在押犯罪嫌疑人之間通過會見、通信等方式進行交流的權利。它既是犯罪嫌疑人的一種基本權利,也是律師展開辯護工作的基礎性權利,因而不僅在法治國家得到普遍承認,而且已經被國際刑事司法則所确認。《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4條第3款規定:“對判定對他提出的任何刑事指控時,人人完全平等地享受以下的最低限度的保證:……(乙)有相當的時間和便利準備他的辯護,并與他自己選擇的律師聯絡……”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指出:“足夠”的時間取決于個案的具體情況;“便利”必須包括獲取被告人準備其案件所需要的文件和其他證據,同時有機會聘請辯護律師并與其交流。[2]我國已經加入的《兒童權利公約》第40條第2款也規定,所有被指稱或者指控觸犯刑法的兒童至少應得到下列保證:迅速直接地被告知其被控罪名,适當時應通過其父母或法定監護人告知,并獲得準備和提出辯護所需的法律或其他适當協助。為了落實國際公約的這些要求,聯合國在一系列規範性文件中都對律師與犯罪嫌疑人的會見交流權作出了明确規定,如1988年12月9日聯合國大會批準的《保護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監禁的人的原則》第15條規定:“被拘捕人或者被監禁人與外界的聯絡,特别是與其家屬或律師的聯絡,不應當被拒絕數日以上。”第18條規定:(1)被拘捕人或者被監禁人應當有權與其法律顧問進行聯絡和磋商。(2)被拘捕人或者被監禁人應當被準許有充分的時間和便利與其法律顧問進行磋商。(3)被拘捕人或者被監禁人在不被拖延、不受檢查和完全保密的條件下接受法律顧問的會見以及與其進行磋商和聯絡的權利,不得被中止或者限制,但在法律或合法條例特别規定的例外情況下,司法當局或者其他當局基于維護安全和良好秩序認為确有必要時,不在此限。(4)被拘捕人或者被監禁人與其法律顧問的會談,可以在執法官員的視線以内但聽力範圍以外進行。(5)本原則所述被拘捕人或者被監禁人與其法律顧問之間的聯絡不得被用作不利于被拘捕人或者被監禁人的證據,除非這種聯絡與繼續進行的或者圖謀進行的犯罪有關。1990年9月7日第八屆聯合國預防犯罪和罪犯待遇大會通過的《關于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也規定,各國政府還應确保被逮捕或拘留的所有的人,不論是否受到刑事指控,均應迅速得到機會與一名律師聯系,不管在何種情況下至遲不得超過自逮捕或拘留之時起48小時;遭逮捕、拘留、監禁的所有的人應有充分機會、時間和便利條件,毫不遲延地,在不被竊聽、不經檢查和完全保密的情況下接受律師來訪和與律師聯系協商。這種協商可在執法人員能看得見但聽不見的範圍内進行。

電話聯系

  • 13922525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