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華勇

聯系我們

姓名:黃華勇
手機:13922525808
郵箱:13922525808@163.com
證号:14401201710439672
律所:廣東廣和(廣州)律師事務所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東風中路418号華以泰大廈1203單元

首頁: 律師文集 > 無罪辯護> 正文

無罪辯護

存有“警察圈套”情形的案件應分情況作無罪辯護

來源:廣州刑事律師   網址:http://zhongte60798.cn/   時間:2016/12/29 14:52:23

存有“警察圈套”情形的案件應分情況作無罪辯護

案例一

警察化妝成“大煙鬼”後,秘密潛入吸毒地點以便查獲何某毒品交易的具體事實。

案例二

偵查員為了獲得罪證,假裝爛醉如泥的酒鬼躺在嫌疑犯李某必經的路邊,故意将一沓現金露在口袋外面,等待李某經過時引誘李某前來掏兜。其他警察埋伏周圍以等待抓獲。李某如期經過實施竊取被抓。

案例三

為了證實警察懷疑良久的毒販嫌疑人馬某,警察穿上便衣前去馬某家對馬某說:“100元買你一克海洛因,我瘾犯了!”馬某說:“我不是賣毒品的。”警察又說:“那500元呢,怎麼樣?”馬某再次表示不同意。警察再次加價說:“那就幹脆給你1000元好了。”馬某表示驚訝。但勉強同意了,遂成交。

案例四】

假如在案例三中,警察剛一開口,馬某便說:“不必要,50就行!”遂順利成交。

吳仙壽律師根據多年的辯護經驗和有關刑法理論,作以下法律分析:

目前,我國刑法及刑事訴訟法對以上情形如何定性,并沒有明确的規定。2000年最高法院在南甯會議紀要中隻是提到,對于毒品案件中存在特情犯意引誘和數量引誘的情形,量刑時應從輕考慮,并對達到數量條件的不适用死刑。這是一個法院内部掌握的标準,對偵查部門沒有法律效力。但會議紀要還是體現出司法權對偵查權一定程度的限制之精神。

在以上四個案件當中,在法律上如何處理?是否要區别不同情況不能一律定罪?這涉及到存在警察圈套情形時,法律上如何評判的問題。

圈套的本來意思是讓人上當受騙。而警察設置圈套進行偵查案件以獲得罪證,在法學理論上叫做誘惑偵查。在我們國家,類似情況很多時候被稱為特情引誘,實質上是一回事。

警察設置圈套來偵查犯罪事實,是基于對日益精巧化、高科技化的犯罪進行打擊的現實需要。包括我國在内的各國刑事訴訟法均規定,不得以非法引誘、暴力、刑訊逼供等方式獲取證據。這是在法律上對警察誘惑偵查的抗衡和限制。現代法治國家均提倡即打擊犯罪又保障人權的兩面價值追求。

在法學理論上,警察圈套分為犯意誘發性和提供機會性兩種情形。前者由于被誘惑者原本沒有犯罪的意思,是由于警察的介入和誘惑才産生犯意;後者是指被誘惑者原本就有犯罪的意思,警察的介入隻是提供了一個犯罪機會。前者應當作為不存在實質違法性的違法阻卻事由按無罪考慮;後者應認定為犯罪但量刑時應從輕考慮。

在警察圈套案件中,要成立無罪的情況,必須具備以下構成要件:

一、誘惑者的身份必須是警察或者警察的代理人,如警察的内線。即圈套的設計人不能是一般公民。

二、誘惑者不僅僅是提供犯罪機會,還必須以積極的行為去誘使被誘惑者實施犯罪。這是成立無罪情形的客觀要件。

三、被誘惑者本來是無辜的,在主觀意思上産生犯罪念頭是警察引誘而引發的,并不是原先就有的。這是成立無罪情形的主觀要件。

根據以上三個構成要件,上述四個案件中,隻有案例三才能成立無罪的情形。馬某的販毒意圖是在警察高額金錢引誘下萌發的,警察一而再、再而三地擡高價格以進行要約引誘,利誘促使馬某産生犯罪念頭。案例四中,馬某要價低廉并回答快捷,表現出急于賣出毒品的意願,其犯意的産生并非引誘而發,而早已存在。案例一和案例二中,警察隻是為被誘惑者提供了一個便利的犯罪機會,并不存在積極的誘使活動,不能排除李某、何某的犯罪性。

在司法實踐中,大量存在着如前述警察誘惑偵查的情形。因此,需要仔細辨析,對于警察圈套的各種情況予以區别對待,不能一律定為犯罪,是具有相當的現實意義的。這也是保障人權法治原則的内在要求。

電話聯系

  • 13922525808